六旬翁沉迷直播,打赏花光45万元积蓄
要是能重来,张悦(化名)一定会在注意到端倪时就拦着父亲。但现实是,父亲张军(化名)去年年初注册了某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后,就沉迷于在平台上观看直播并打赏主播。今年6月初,张悦查询父亲的银行卡余额才震惊地发现,父母一辈子的积蓄45万元已经被父亲打赏一空。

六旬翁沉迷直播,打赏花光45万元积蓄

来源:齐鲁晚报2022-06-29

女儿:父亲患脑萎缩

律师:三种情况下可视情况撤回打赏款

要是能重来,张悦(化名)一定会在注意到端倪时就拦着父亲。但现实是,父亲张军(化名)去年年初注册了某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后,就沉迷于在平台上观看直播并打赏主播。今年6月初,张悦查询父亲的银行卡余额才震惊地发现,父母一辈子的积蓄45万元已经被父亲打赏一空。

在张悦将打印的银行流水放到父母面前时,父亲张军愣住了:“我是花钱了,但是怎么可能花了这么多?”母亲看了账单之后,直接晕倒了。这个家乱成了一团。

记者 杜亚慧

9岁外孙看平台号等级

发现对应的花钱数

凌晨3点,家住济南的张悦从梦里醒来,感觉一阵口干舌燥,决定下床倒杯水喝。没想到路过父母房间时,却看见屋里透出点点手机屏幕的光。张悦推开门,看见64岁的父亲张军正捧着手机认真地看着,“爸爸,还不睡?”

自从2020年下半年查出甲状腺癌,一向心态年轻的父亲好像受了刺激一般,从前经常到处跑,现在不愿意出门了,还经常发脾气,有时候忘事忘得厉害。最近父亲注册了一个直播平台,经常点进去看直播,有时候晚上很晚了也不睡。张悦也看过一眼,上边有唱歌的,有跳舞的,有聊天的,很热闹。既然父亲喜欢看,那就看去吧,解解闷也行。张悦这样想。

“因为我父亲本来就有挺严重的心脏病,这次得病了之后脾气不好了,容易发火,一发火一生气就容易犯病,我们就尽量什么事儿都迁就着他。”现在回忆起来,张悦有些懊恼,“我知道他看直播的时候可能会花点钱,但是没想到他会花这么多。”

事实上,张悦9岁的儿子去年就和张悦说过外公看直播打赏的事。张悦回忆,儿子博博曾在玩闹的时候对她说:“妈妈,我外公是榜一呢!”从没玩过直播平台的张悦当时不以为意,觉得儿子太小,可能自己都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今年6月3日,博博再次对张悦说:“妈妈,我外公的号等级已经很高了,都46级了。”张悦这次多问了句:“什么等级,等级高怎么了?”博博拿着自己的iPad给张悦展示,原来,他在使用外公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外公的平台号等级,回头就在自己的iPad上检索了打赏等级对应的花钱数。

张悦拿过来一看,感觉大事不好了。

得知打赏出去45万元

老两口双双住进医院

“我一看不对劲了,就抓紧去银行查我父亲的账户余额、查流水,最后一统计,我父亲看直播打赏出去了45万元!”张悦感觉天都塌了。她把银行流水打印出来,回到家拿给父母看。

父亲拿着流水直发愣:“怎么可能这么多,我真没花这么多……”母亲看了账单,直接两眼一黑晕倒在沙发上。

端午节假期,张家没能好好过。张悦母亲因为激动直接住进了医院,父亲张军心脏病发,后脚也跟着住进了医院。张悦照顾两个老人,忙得脚不沾地。经过十来天的休养,两个老人出院了,但是45万元没了的阴影,时刻笼罩着这个家庭。

“这一折腾,我父亲的心脏状况又不好了,我就不敢再刺激他。但我母亲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,她在家天天念叨,抱怨我父亲,心疼一辈子攒下来的钱就这么没了。我两头都得哄着劝着,心力交瘁。”张悦说,父亲对自己打赏了45万元的事一直不肯相信。

张悦向记者提供了自己从银行打印的流水。账单显示,从去年2月起,到今年6月3日,账户每月都有不菲的金额转账到某直播平台的账户。每笔的转账金额不等,有30元、99元、298元的小额支付,也有518元、1598元、2998元不等的高额支付。“你看有的时候一天花出去一万多元。去年二月、三月、四月这三个月是最多的,一个是8万多元,一个是11万多元,一个是9万多元,这三个月就花了将近30万元。”张悦说。

记者下载了该短视频平台,发现平台设置了不同的荣誉等级,升级的方法是充值刷礼物,用户消费的币数越高,等级就越高。平台虚拟币和人民币转换率是10:1,即一元人民币可购买10个平台虚拟币。

按照规则,升级还可以解锁新的特权,如等级达到25,就可以解锁百人以下直播间入场特效,等级达到40,可以解锁至尊弹幕等。

老人去年被诊断为脑萎缩

承认迷恋被追捧的感觉

父亲住院那几天,张悦拿到了父亲的手机。踌躇片刻,点进了那个对她而言十分陌生的图标。进入平台后,张悦找到直播入口,随便点了个直播间。“当时我一进去,就看见我爸的昵称从屏幕上划过,说高山(涉受访人隐私,本昵称为虚构昵称)加入了直播间。然后主播就特别热络地打起招呼,喊我爸的昵称,说高山哥,你来了,好长时间不见你了,快点来帮我打榜。”

张悦吓了一跳,退出后不死心又试了几个直播间。“我就感觉好像每个主播都认识他,有一个点进去像是几个主播在打PK,看见我进去了就喊,说高山哥快来帮帮我,我的票数低了。”张悦觉得,“主播这种语言的刺激,感觉像在诱导人花钱”。

张悦看到,一旦直播间有人大额打赏,直播页面会出现华丽的礼物特效,紧接着主播惊喜万分报出打赏人的昵称。有的主播会喊着:“谢谢××大哥,各位哥哥姐姐们,都给我们大哥点点关注!”评论里也都在欢呼雀跃,一行行点赞的大拇指刷过去。

父亲出院后,为避免再刺激他,张悦与父亲一点一点地聊了多次,父亲也承认确实迷恋被追捧的感觉。“PK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都在喊我,我一打赏主播赢了,所有人都给我点赞,说‘咱们有高山哥呢’这些话,那个时候特别有自豪感。”张军说,后来主播PK,有时候他一进直播间,对面直播间主播就直接认输,“因为知道高山哥来了,那就没有赢的可能”。

但是,即便坦承了沉迷打赏的心路历程,张军依然在女儿面前不松口:坚决不相信自己花了45万元。“他就一直觉得,我和我母亲说的45万元是在夸大,是为了让他内疚,让他以后不敢去花钱了。我就感觉到,可能他的脑萎缩症状影响到了他的判断,自己打赏了多少都不清楚了。”张悦说。

张悦向记者出示了父亲张军的一份身体检查报告。这是一份CT检查报告单,报告日期为去年8月26日,CT诊断结果为“脑萎缩”。

“这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,我父亲严重的时候刚吃完饭就忘记了,问我怎么还不做饭。”张悦说,“他可能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了。他知道他花钱,但他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,可能当时打赏出去了,他后脚接着就忘了。”

质疑平台老年人打赏机制

女儿已申诉退款

事情发生后,张悦多次打电话到直播平台咨询。在讲完父亲张军的情况后,平台客服表示,平台对未成年人充值设置了退款申请渠道,但张军是成年人,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平台没有办法进行退款。

对于这一回应,张悦觉得不能认可。“在网络上,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判断能力、认知能力上都存在很多局限,像我父亲这样的老年人,他们真是不清楚自己花了多少钱。”张悦认为,“未成年人受到了保护,我们能不能也保护一下老年人,不让他们把一辈子的血汗钱都搭进去?”

多次反馈后,张悦收到平台短信发来的一个链接,点进去后是平台设立的未成年人充值退款申请区。张悦按照选项填写了信息,并上传了父亲的使用情况、病例证明,以及自己与父亲的关系证明等材料。但是提交后,张悦至今没有收到平台的后续回应。

记者在上述平台未成年人充值退款申请区看到,申请退款后,将封禁充值消费能力,并扣回未消费币。平台公示了处理未成年人退款情况:近3(个)月,平台已累计处理15694起未成年人退款。不过记者在“退款须知”中看到,这一流程仅支持对申请日前12个月的充值申请退款。还写明“本平台不支持成年人(18岁以上)退款申请,一经核实将驳回申请”。

如今,距离发现父亲巨额打赏已经过了二十多天,张悦一边等着消息,一边努力修复着家人生出的嫌隙。“我现在就想着,如果平台能退给我部分资金最好,退不了也不要再和父母提起这个事。人是最重要的,我只要我父母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,别再犯病了,比什么都强。”张悦说。

首页 | 新闻 原创 视听 | 问政 评论 专题 | 区县 娱乐 财经 | 旅游 政法 直播 |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| 房产 健康 汽车 |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|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| 信用
  • 站内
站内
分享
新浪微博
微信

六旬翁沉迷直播,打赏花光45万元积蓄

2022-06-29 07:03:47 来源:

女儿:父亲患脑萎缩

律师:三种情况下可视情况撤回打赏款

要是能重来,张悦(化名)一定会在注意到端倪时就拦着父亲。但现实是,父亲张军(化名)去年年初注册了某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后,就沉迷于在平台上观看直播并打赏主播。今年6月初,张悦查询父亲的银行卡余额才震惊地发现,父母一辈子的积蓄45万元已经被父亲打赏一空。

在张悦将打印的银行流水放到父母面前时,父亲张军愣住了:“我是花钱了,但是怎么可能花了这么多?”母亲看了账单之后,直接晕倒了。这个家乱成了一团。

记者 杜亚慧

9岁外孙看平台号等级

发现对应的花钱数

凌晨3点,家住济南的张悦从梦里醒来,感觉一阵口干舌燥,决定下床倒杯水喝。没想到路过父母房间时,却看见屋里透出点点手机屏幕的光。张悦推开门,看见64岁的父亲张军正捧着手机认真地看着,“爸爸,还不睡?”

自从2020年下半年查出甲状腺癌,一向心态年轻的父亲好像受了刺激一般,从前经常到处跑,现在不愿意出门了,还经常发脾气,有时候忘事忘得厉害。最近父亲注册了一个直播平台,经常点进去看直播,有时候晚上很晚了也不睡。张悦也看过一眼,上边有唱歌的,有跳舞的,有聊天的,很热闹。既然父亲喜欢看,那就看去吧,解解闷也行。张悦这样想。

“因为我父亲本来就有挺严重的心脏病,这次得病了之后脾气不好了,容易发火,一发火一生气就容易犯病,我们就尽量什么事儿都迁就着他。”现在回忆起来,张悦有些懊恼,“我知道他看直播的时候可能会花点钱,但是没想到他会花这么多。”

事实上,张悦9岁的儿子去年就和张悦说过外公看直播打赏的事。张悦回忆,儿子博博曾在玩闹的时候对她说:“妈妈,我外公是榜一呢!”从没玩过直播平台的张悦当时不以为意,觉得儿子太小,可能自己都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今年6月3日,博博再次对张悦说:“妈妈,我外公的号等级已经很高了,都46级了。”张悦这次多问了句:“什么等级,等级高怎么了?”博博拿着自己的iPad给张悦展示,原来,他在使用外公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外公的平台号等级,回头就在自己的iPad上检索了打赏等级对应的花钱数。

张悦拿过来一看,感觉大事不好了。

得知打赏出去45万元

老两口双双住进医院

“我一看不对劲了,就抓紧去银行查我父亲的账户余额、查流水,最后一统计,我父亲看直播打赏出去了45万元!”张悦感觉天都塌了。她把银行流水打印出来,回到家拿给父母看。

父亲拿着流水直发愣:“怎么可能这么多,我真没花这么多……”母亲看了账单,直接两眼一黑晕倒在沙发上。

端午节假期,张家没能好好过。张悦母亲因为激动直接住进了医院,父亲张军心脏病发,后脚也跟着住进了医院。张悦照顾两个老人,忙得脚不沾地。经过十来天的休养,两个老人出院了,但是45万元没了的阴影,时刻笼罩着这个家庭。

“这一折腾,我父亲的心脏状况又不好了,我就不敢再刺激他。但我母亲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,她在家天天念叨,抱怨我父亲,心疼一辈子攒下来的钱就这么没了。我两头都得哄着劝着,心力交瘁。”张悦说,父亲对自己打赏了45万元的事一直不肯相信。

张悦向记者提供了自己从银行打印的流水。账单显示,从去年2月起,到今年6月3日,账户每月都有不菲的金额转账到某直播平台的账户。每笔的转账金额不等,有30元、99元、298元的小额支付,也有518元、1598元、2998元不等的高额支付。“你看有的时候一天花出去一万多元。去年二月、三月、四月这三个月是最多的,一个是8万多元,一个是11万多元,一个是9万多元,这三个月就花了将近30万元。”张悦说。

记者下载了该短视频平台,发现平台设置了不同的荣誉等级,升级的方法是充值刷礼物,用户消费的币数越高,等级就越高。平台虚拟币和人民币转换率是10:1,即一元人民币可购买10个平台虚拟币。

按照规则,升级还可以解锁新的特权,如等级达到25,就可以解锁百人以下直播间入场特效,等级达到40,可以解锁至尊弹幕等。

老人去年被诊断为脑萎缩

承认迷恋被追捧的感觉

父亲住院那几天,张悦拿到了父亲的手机。踌躇片刻,点进了那个对她而言十分陌生的图标。进入平台后,张悦找到直播入口,随便点了个直播间。“当时我一进去,就看见我爸的昵称从屏幕上划过,说高山(涉受访人隐私,本昵称为虚构昵称)加入了直播间。然后主播就特别热络地打起招呼,喊我爸的昵称,说高山哥,你来了,好长时间不见你了,快点来帮我打榜。”

张悦吓了一跳,退出后不死心又试了几个直播间。“我就感觉好像每个主播都认识他,有一个点进去像是几个主播在打PK,看见我进去了就喊,说高山哥快来帮帮我,我的票数低了。”张悦觉得,“主播这种语言的刺激,感觉像在诱导人花钱”。

张悦看到,一旦直播间有人大额打赏,直播页面会出现华丽的礼物特效,紧接着主播惊喜万分报出打赏人的昵称。有的主播会喊着:“谢谢××大哥,各位哥哥姐姐们,都给我们大哥点点关注!”评论里也都在欢呼雀跃,一行行点赞的大拇指刷过去。

父亲出院后,为避免再刺激他,张悦与父亲一点一点地聊了多次,父亲也承认确实迷恋被追捧的感觉。“PK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都在喊我,我一打赏主播赢了,所有人都给我点赞,说‘咱们有高山哥呢’这些话,那个时候特别有自豪感。”张军说,后来主播PK,有时候他一进直播间,对面直播间主播就直接认输,“因为知道高山哥来了,那就没有赢的可能”。

但是,即便坦承了沉迷打赏的心路历程,张军依然在女儿面前不松口:坚决不相信自己花了45万元。“他就一直觉得,我和我母亲说的45万元是在夸大,是为了让他内疚,让他以后不敢去花钱了。我就感觉到,可能他的脑萎缩症状影响到了他的判断,自己打赏了多少都不清楚了。”张悦说。

张悦向记者出示了父亲张军的一份身体检查报告。这是一份CT检查报告单,报告日期为去年8月26日,CT诊断结果为“脑萎缩”。

“这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,我父亲严重的时候刚吃完饭就忘记了,问我怎么还不做饭。”张悦说,“他可能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了。他知道他花钱,但他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,可能当时打赏出去了,他后脚接着就忘了。”

质疑平台老年人打赏机制

女儿已申诉退款

事情发生后,张悦多次打电话到直播平台咨询。在讲完父亲张军的情况后,平台客服表示,平台对未成年人充值设置了退款申请渠道,但张军是成年人,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平台没有办法进行退款。

对于这一回应,张悦觉得不能认可。“在网络上,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判断能力、认知能力上都存在很多局限,像我父亲这样的老年人,他们真是不清楚自己花了多少钱。”张悦认为,“未成年人受到了保护,我们能不能也保护一下老年人,不让他们把一辈子的血汗钱都搭进去?”

多次反馈后,张悦收到平台短信发来的一个链接,点进去后是平台设立的未成年人充值退款申请区。张悦按照选项填写了信息,并上传了父亲的使用情况、病例证明,以及自己与父亲的关系证明等材料。但是提交后,张悦至今没有收到平台的后续回应。

记者在上述平台未成年人充值退款申请区看到,申请退款后,将封禁充值消费能力,并扣回未消费币。平台公示了处理未成年人退款情况:近3(个)月,平台已累计处理15694起未成年人退款。不过记者在“退款须知”中看到,这一流程仅支持对申请日前12个月的充值申请退款。还写明“本平台不支持成年人(18岁以上)退款申请,一经核实将驳回申请”。

如今,距离发现父亲巨额打赏已经过了二十多天,张悦一边等着消息,一边努力修复着家人生出的嫌隙。“我现在就想着,如果平台能退给我部分资金最好,退不了也不要再和父母提起这个事。人是最重要的,我只要我父母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,别再犯病了,比什么都强。”张悦说。

亲爱的用户,“重庆”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“新重庆”客户端。为不影响后续使用,请扫描上方二维码,及时下载新版本。更优质的内容,更便捷的体验,我们在“新重庆”等你!
看天下
[责任编辑: 李辉 ]
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
精彩视频
版权声明:
联系方式: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:60367951
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: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
<strike id='eYSPKZ'><small></small></strike><kbd id='blfRpbIb'><dfn></dfn></kbd>
    <dfn id='lt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dfn><kbd id='vdpR'><nobr></nobr></kbd>
      <span id='dYiGt'><samp></samp></span><pre id='GK'><ins></ins></pre>
        <center></center>
        <abbr></abbr>
          <samp></samp>
            关闭